報導 2017-08-09

2017超自然創意敬拜晚會&超自然繪畫研習營─喚醒你的原生創意 帶動全新文藝復興

編輯: 陳珮瑜、鄭亦如

2017超自然創意敬拜晚會

我們的創意不應該被忙碌的行程表和時間掩埋,甚至當越是忙碌,反而更要將發揮創意的時間分別出來,因為每一次的創作,都是與神相連結的時刻。Dan McCollam牧師說當他試著在忙碌的步調中,將創作的時間分別出來,神就擴張了他的時間。

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帶出事半功倍的恩膏

「一位非常有名的奮興家曾說過:『我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沒有辦法完成一切,除非我早上先花4小時禱告。』」Dan McCollam牧師提到,正因為有太多事情必須完成,我們必須花更多時間與神在一起,與神相交,將帶出倍增和事半功倍的恩膏。

每一次創作,都是我們與神相交的時刻,因為創造力是從神而來,當我們創作時,便是與聖靈相交,因此我們必須要把發揮創意這件事,看為生命中重要的優先次序。而當我們預留時間發揮創意力的時候,神會擴張我們的時間,就好像牧師在緊湊繁忙的生活中,仍然能夠持續地創作。Dan McCollam牧師鼓勵會眾,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並且不只是為神創作,更要與神一同創作。

與三個領域連結帶出更大的影響力

在最後一天晚會,Dan McCollam牧師透過詩篇67篇5-7節,分享在這段經文中有三個對敬拜者而言十分重要領域,分別是:天、地土,以及人的領域。

管理地土是神所賦予人的權柄,我們受造時就被呼召要管理全地,當我們更多明白敬拜與土地之間的關聯,敬拜將能帶出更大的影響力。而關於天的領域,我們更需要敏銳於神的聲音,連結於天堂所發生的事。多年前Dan McCollam牧師曾經在阿拉斯加帶領一場敬拜聚會,在他們敬拜的過程中,天堂開始回應他們,許多人都聽見天使與他們一齊歌唱,牧師形容那是非常美的時刻,然而一位同工沒有察覺此刻正在發生的事,突然跳上台開始報告事情,在那一瞬間所有天上的聲音就停止了。牧師以這個故事鼓勵會眾,要學習聆聽當下神在說什麼,並在敬拜中以同樣的頻率或信息回應,才能夠真正帶出超自然的氛圍。

最後牧師提到,敬拜者也需要留意人們在敬拜中是否能夠有所回應;這並不代表敬拜者需要刻意討人的喜悅,而是要帶領會眾一起連結於天堂,回應神此刻說話的聲音。「主藉這首詩歌要對百姓說什麼?我怎麼讓樂器發出這樣的聲音?我怎麼讓會眾可以投入在當中?這些都是我們要顧慮到的領域。」

當我們在敬拜中,樂器能夠連結於地,旋律能夠與人連結,並且包含了從神而來的信息,這三個領域結合在一起,大有能力的事就會發生。

開始你的右腦思考練習

多才多藝的Lyn Lasneski,在課堂中不斷以各種實作練習,挑戰學員切換右腦思考。在進行「盲畫練習」過程中,因為等於強迫關閉已久的右腦開始運作,有些學員甚至感到些許不耐,但這在切換的過程中其實是十分正常的。

2017超自然繪畫研習營

Lyn Lasneski是Asia for JESUS首度邀請來台的講師。她不僅是一位藝術家,同時也是無人地帶的飛行員與培訓者,更擁有阿拉斯加大學航空科學的學位,是一位專業飛行員,並創辦了School of Creative Genius機構。她深信藝術不是少數人才擁有的天賦,而是人人在一出生時上帝就給予的能力。這次她來到台灣,不只在課堂中傳遞概念,更引導大家進入實作,一起找回內心的熱情與創意天賦。

「我是創意的天才」

真正的天才是什麼?天才指的是當我們出生的時候就被賦予的。天才一詞的英文「Genius」,和創世紀的英文「Genesis」是同樣的字根,代表著神在創造我們每一個人的同時,也將屬於我們個人獨特的創意放在我們裡面。這份創意不會消失,卻有可能被越來越多的知識、理性思考給掩蓋,因此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喚醒這份原來就在我們裡面的創意。

關閉左腦工作才能讓創意不斷被釋放

我們的大腦結構,分為左腦和右腦兩個部分。左腦擅長理性知識面的思維,就是文字、理性邏輯的思考模式,右腦則是創意的思維,也就是視覺化思考。大部分的人,透過從小接受的教育、訓練,讓我們花很長的時間鍛鍊左腦,然而要能夠開啟神放在我們當中的創意,就需要更多操練右腦思考。而畫畫,就是最容易訓練右腦思維的方式。

畫出漸層10階漸層的挑戰

Lyn Lasneski請學員們練習畫出從最淺到最深的10階漸層色,許多人紛紛表示,在想像中要調出這些顏色很容易,但等到真的開始畫時,調半天卻仍然卡關,但練習完後真的會發現,原來色彩的變化,比想像中還要細膩、豐富。

在課堂上,Lyn Lasneski邀請學員先進行「盲畫練習」:每位學員需要一邊仔細觀察自己的左手,右手一邊慢慢地描繪左手的輪廓,過程中雙眼只能專注於左手,不能看向畫紙,畫得速度則必須十分緩慢,藉以強迫主宰視覺化思考的右腦開始運作。

Lyn Lasneski提到,許多時候我們以為我們所看見的人事物,其實是大腦根據過往經驗篩選出的訊息,並非我們雙眼實際所看到的,因此我們需要學習用眼睛去看,並且是「真實的去看」,不受腦中既定印象的影響。

而另外一種練習方式,則是「顛倒畫」,學員必須先找到夠清楚的人像或物像圖,將圖像顛倒過來,讓大腦放棄對人像畫既有的解讀,僅憑藉著色塊、線條、以及明暗等臨摹作畫。一位來自繪畫科班生的姊妹分享到,過去自認無法畫出人像畫,卻在這堂課中,藉由顛倒畫的練習完成了人像畫;而一位就讀小學的男生,則在顛倒畫練習中,臨摹出了Lyn Lasneski的畫作:一隻獅子,而且成果非常接近於原本的畫作。





以創意影響世界帶動的文藝復興
來吧,我們來畫顛倒畫

左邊的獅子是Lyn Lasneski原本的創作,右邊則是小男孩在「顛倒畫」的練習中臨摹的成品。

我們常用的思考區,只是整個大腦區域的3%,是屬於充滿知識的區塊;然而,神更喜愛運用那97%的淺意識區對我們說話,意即當我們更熟悉右腦思考的方式,就能夠更多與神對話。

神是滿有慈愛憐憫恩典的神,祂從不論斷人,Lyn Lasneski特別提到,我們的右腦不會貼標籤也不會論斷,是神喜愛跟我們對話的領域;當我們能夠運用右腦思考,心思意念將不會停留在羞愧感當中。

我們可以透過訓練重啟右腦的運作,一旦能夠開啟我們的視覺化的思考,將能夠釋放出更大的創意──我們受造原就是要以創意影響這個世界,當每個人踏上這個獨特的旅程時,將能夠帶來新的文藝復興時代。

【本文出自 Asiafor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9期P.30-32】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