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2017-10-16

擁抱不完美 每一個當下的妳最美麗

講者: 周莊碧明 師母、蕭雅文、璽恩 SienVanessa 編輯: 林怡秀、陳珮瑜

「女人要做妳自己!把神給妳的那一份特質發揮出來!永遠保持年輕的心,也要打扮使自己看起來很舒服,神也喜歡美麗的事物,祂創造人和宇宙萬物都是很美的!保持喜樂滿足的心。」

們都會面臨多種身分的切換,也許過程中會需要一點時間調適,但這些切換的經歷往往會幫助我們與自己磨合、並看見不同一面的自己,更重要的是幫助我們慢慢建構出屬於自己過生活、看世界、以及待人處世的風格。

這次訪問到的三位女性,她們來自不同家庭,然後成為了一家人。透過她們的故事,相信我們會看見更多在角色轉換中的智慧,並且學會擁抱那個不完美但其實最美麗的自己。

目前為止, 人生中分別已經迎來了哪些角色?哪一個角色的轉換讓你印象最深刻?

周莊碧明師母:1970年我來到台灣做學生工作,然後和周牧師結婚。1977年神把我們帶進台北靈糧堂,那就是夫妻同心,周牧師比較是決策,而我扮演「執行」的角色。在還是團契形式時代,我同時是主任牧師「師母」和「輔導」的角色。後來教會組織架構改變,我就成為牧養處處長,管理、遮蓋、牧養所有傳道人。我也做過青年牧區區牧長,直到光光(周巽光牧師)回來後,我就交棒給他。

周牧師從靈糧堂退休後,我們就加入了國度性的「靈糧網絡」服事,周牧師擔任主席,我是執行長,執行周牧師的異象。網絡剛開始是全新、漸進式的,一邊做一邊學習,對我來說挑戰很大,但若這是神的安排,我一點都不害怕。現在我們漸漸把同工結合起來,神也賜下很好的策略和整合,去關懷、連結國內外各分堂的牧者同工,並幫助各分堂提升。

我現在71歲了,服事主還是很喜樂;我仍然覺得自己很年輕,常常保有運動的習慣,會去健身房上課、使用器材,每星期也有2-3次到公園散步,一面散步一面方言禱告,思考一些各教會遇到的問題。

璽恩:目前為止我經歷了女兒、姐姐、學生、藝人、太太…很多身分,但轉換最大的應該是成為太太。我22歲結婚,等於畢業沒多久就步入婚姻,其實沒有經歷過像需要經營自己的生活、可以很隨心所欲的小社青階段。所以結婚初期,即使知道自己已婚,心態上其實還是跟單身一樣,花了快7年的時間才真正適應。

雅文: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媽媽」這個角色,有了孩子之後,你無法再只想你自己了,起床、睡覺時間都不能選,一切要以他們的需要為最優先。你會發現,原來這就是犧牲,原來你可以為一個人付出這麼多,你會想盡辦法給孩子最好的東西。

剛當媽媽的時候也會覺得:為什麼我不能做那些我想做的事?你不能好好社交(social),別人聊得很開心時,你只能在旁邊顧小孩,或是去到遊樂園,我曾經是挑戰雲霄飛車很瘋狂型的,玩設施都是衝第一個,可是我的孩子身高不到不能坐,他們需要有人陪,我就變成在底下幫忙顧包包的人;以前顧包包都是膽小不敢玩的人,而我現在竟然只能顧包包。(笑)

在生命不同階段、不同角色的切換中,有過不適應期嗎?

周莊碧明師母:不會有不適應期啊,因為你要把這個角色看成是神給的。小孩還小的時候,我比較多時間放在小孩身上,不會覺得心裡不安,因為這也是我應該作的選擇。我會告訴姐妹成員說:你們要為我的小孩禱告。我也沒辦法參加所有的活動,小孩也需要我的時間。

你不可能所有都兼顧,必須做一些選擇,因為你有不同的角色,就得要學習平衡,做出選擇之後,也不要覺得不安。你也要知道什麼時候休息,依我的個性,只要我一出國,就不再想教會的事了,我知道天塌下來,耶穌頂著!當時兩個兒子在國外唸書的時候,我休假就是出國到分堂講道,然後也陪伴兒子。

璽恩:在適應已婚身分的過程確實有經歷一些拉扯,特別是成為藝人時,在外面跑宣傳,常常會有自己好像還是單身的錯覺,然後回到家中看到老公在家,確實有點拉扯、也很需要調適。

但也是很感謝神在我們夫妻當中做調和,以前我常常覺得自己很獨立、可以自己完成很多事情,沒有另外一半也沒關係,但神提醒我,有時候要適時倚靠對方,而且要在乎對方的感覺,不是每件事情都要自己獨力完成。

雅文:當媽媽讓我開始變得極度的「短兵相接」,沒有時間沙盤推演,你只能拚了,然後一直衝!我以前真的是用「趕場」的方式,每個角色的時間一到,就坐計程車飆過去,然後在各個需要你的場合馬上切換身分。

當我在「趕場」的模式或甚至可以說是災難中,每次都是神自己伸手把我撈出來!第一次是4年前,我家保母辭職,我變得不能去工作,要在家顧小孩、弄那些我不擅長的家事,好不容易小孩睡著了,我就開始處理公司的事到凌晨兩三點,搞到後來我整個crash!

這段過程中,神讓我看到原來我工作的時候,心裡記掛著孩子:我今天又沒有時間陪他們了;在陪小孩的時候,又想著:工作的哪件事還沒做好?所以我這個人一直在轉。神突然介入,讓我去學習:一次只在一個地方,你是人,你是有極限的!

婆媳、妯娌,這樣新的家人身分,你覺得為你的生命帶來什麼樣的全新色彩與幫助?覺得對方帶給自己生命中重要的影響或幫助有哪些?

周莊碧明師母:周牧師有五個兄弟二個姊妹,我是最小的,就聽他們好了。我雖然在教會是leader,但在家裡他們決定什麼就尊重,所以我跟妯娌的關係都很好,反而她們會跟我講一些心事,再派我去告訴她們丈夫。因為我比較敢講,我也會告訴這些丈夫如果出去,可以買點東西回來給太太,太太就會高興。

我跟婆婆關係也很好,晚輩要學習做人的智慧。如果是給紅包,一定是我出面;如果是給我娘家紅包,就是用周牧師的名義。你也要了解婆婆的個性,她不喜歡的事,就不要去做。我婆婆是客家人,很節儉,你就不要當她的面倒剩菜,婆婆每禮拜會來我們家一次,我就會煮很多的菜,甚至買水果讓她帶回去大溪上班。

做媳婦的也不要太敏感,比如有一次,婆婆突然說掉了枚戒指,那我就請他再找找看。不要覺得她是不是在懷疑或怪你,後來不久之後,在其他兒子家找到了,所以我們不要先對號入座。

對媳婦的部分,我觀念是,第一、婆婆要對你的媳婦好。人家幫你養女兒,你們本來是沒關係的陌生人, 要愛與接納。第二、如果你的兒女幸福,就是你自己的幸福,你一定要祝他們幸福。第三、你不要去要求別人。每個人成長的背景不一樣,不要常掛在嘴邊說我們以前是怎樣怎樣,那個時代早就不一樣了。我會給他們建議但不會去干涉。第四、做公婆的有力量去幫助兒女的,就盡量去鞤助他們。像我們一週會有一個晚上讓他們夫妻可以有自己的時間,我們就幫他們顧小孩,讓小孩他們在我家睡,從一個小孩到兩個小孩到現在有三個小孩。

璽恩:婆婆對我非常好,沒有給我任何的壓力,對我也沒有一些期待或要求。剛開始可能因為聽別人對於婆媳關係的負面描述,會擔心說說婆家會不會有一些要求,自己會不會做錯什麼事…,但實際相處起來其實沒有這些問題,婆婆對我就是非常的寬廣。她也很常鼓勵我,比方說前年的聲帶開刀,她會不斷鼓勵我要仰望、要禱告,給予我屬靈方面的支持。

我認識的雅文也是非常大而化之,所以我們兩個其實滿合得來的。特別是我們兩人的個性上有點互補,她比較是偏向有架構、組織性的人,而我剛好比較不是這種類型的人,所以當需要一些客觀意見的時候,我就會問她的想法。

雅文:有一次,我一打三帶小孩去水上樂園,我很想挑戰一個起碼四層樓高的滑水道,但過程中我裡面充滿拉扯:你為什麼要那麼愛溜?你的小孩在下面耶,你竟然交給別人!這又不是什麼有意義的事情?上面都青少年或情侶,你已經是媽媽了,你到底在幹嘛?

我後來就發現,這個部分跟和自己連結很有關係,不管在哪個角色中切換,我們必須時常回到自己裡面,和真實的自己互動連結。而其實那個當下的我就接軌到可以很silly(耍笨)的我。所謂的silly就是:做你自己,不用管為什麼,我就是想滑啊!「Be silly」(耍笨)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當你角色越多就越難。和璽恩在一起時,就是可以這麼自然放鬆,但我們也很能分享生命比較深刻的部分,尤其是夢想,這塊不見得什麼人都可以談,因為你不知道別人的反應會如何,但我們不需要包裝,可以直白地講到核心,比如:等候夢想實現的挫折,然後可以一起禱告。

婆婆對我的影響則是,她向我展現了愛有很多不同的樣子。在婆家坐月子的期間,她真的對我很好,煮東西給我吃,幫我照顧小孩,而且不太管我什麼。我一開始沒辦法單純接受:她就是因為愛我才對好。我會想強加一些理由,一定是這是她的第一個孫子太興奮的關係。但我這樣的思考是很錯謬的,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是在推開、過濾掉她對我的愛。

周師母不是情感外放型的,她很內斂、幹練,我們不是常談心,但當真的要談的時候,你會感受到她的柔軟,她會讓你知道「我一直都在」。我發現我愛的處理器升級了,我感受愛的路徑多了好幾條。

到目前為止,怎麼在這麼多身分中,探索、找到自己的風格、活出自己最真實的樣子?

周莊碧明師母:不要比較,不要計較!神量給妳的永遠是最好的!我非常喜歡詩篇16篇所說的:「耶和華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這不是大衛做王的時候寫的,而是他在逃脫掃羅抓捕過程中所寫下的。不管環境怎樣,你就是單單感恩,相信神所量給你的都是好的。一個女人最醜的就是計較來計較去,在比較的心態中,妳自己也不會愉快。不要看自己所沒有的,要看妳所有的,好去發揮神給那一份就對了!

璽恩:以前我會想要扮演好不同的身分,有點像在飾一個角色感覺但後來發現這樣行不通,如果只是為身分轉換而去演那個角色,就會犧牲某些真正想要的東西,比方說我之前當藝人時,為了符合這個身分,就好像必須要犧牲一些家裡生活的部分,或是當太太時,我就覺得好像應該要犧牲自已的夢想,去扮演好一個好太太的角色。

但現在我學到,其實我就是我。我不需要去「演」那些身分,就是只需要「我」這個人去把這些事情做好,所以我就不會因為我當下的身分,而覺得不能做什麼事,什麼話不能說、或是不能有什夢想。其實就回到最簡單的那個璽恩,所以不管哪個角色,我可以轉換的很自然、不會有太大困難。

在調適的過程中,神也一直挑戰我的自我價值;當神越是把我們每個人價值、夢想、和命定從我們裡面挖掘出來,當我們越知道自己是誰,我覺得越不會受到外面的世界或環境影響,好像就可以打破那些身分的框架。

雅文:我以前很目標導向,把自己當作發揮最大效用完成目標的工具, 但即使是機器也需要維修,更何況是人?箴言四:23「你要保守的心勝過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若不先保守自己的心,就會落入一個令人沮喪的趕場循環裡頭,因為人的心力有限。

你也不要試圖從你的角色出發去剖析妳的人生,應該要從「你」去探索你的角色樣貌。我們都會覺得必須將自己切成幾塊:媽媽、小組長、主管、師母,然後去符合每個角色;但其實你不是由這許多角色拼成的,你就是你!當回到「你自己」的身上,切換就會變成很自然的事,因為每個角色的你都是在做你自己。

我想說的是:到底什麼時候,你的心是可以坦然的?真平安不是來自於你完成了什麼,而是先有了安定感再去切換你的角色。心裡的舒坦永遠不應該是終點,而要讓它成為你的起點!你自己的節奏是不容許環境去打亂的!我認為各樣的角色應該成為你的養分,而不是讓它把你吸乾。

女人在符合角色期待上的確比較辛苦,包括:你有沒有保養、有沒有漂亮、你才幾歲為什麼不交男朋友、或是老人想要穿得很花俏,但在台灣好像又不被允許…。我覺得活出真實的自己就是:「你是什麼樣子,就活出那個樣子!」我媽媽就是滿好的示範,她是那種想做什麼就會去做,不會去想別人怎麼看;我就算老了,為什麼就不能擦很紅的口紅呢?這部分我還滿欣賞的。

覺得「女人」這個身分最迷的地方是什麼?

周莊碧明師母:女人要做妳自己!把神給妳的那一份特質發揮出來!永遠保持年輕的心,也要打扮使自己看起來很舒服,神也喜歡美麗的事物,祂創造人和宇宙萬物都是很美的!保持喜樂滿足的心。

雅文:女生之間「一起」的姊妹之情真很迷人,我家都是女生,沒有兄弟,我不會覺得遺憾,而是真的很慶幸有一群互相支持姊妹。

有一次璽恩有一個事工邀約,邀她去以色列服事。她突然問我可以陪她去嗎?我那時候有嚇一跳,因為我不會敬拜、也不懂音控,我能幫你什麼忙?她當時就說:「我沒有要你做什麼!」那時就知道, 原來我們是一個這樣互相支持的關係,雖然後來我太忙了沒有成行。

在角色切換上,除了先生的支持之外,我很感恩在我身邊的女人,我的婆婆和媽媽就不用說了,再來就是我的一群姊妹們,對我來說,她們就是我最好的支援體系!我在台灣的親姐姐會主動幫我接送小孩,買了什麼東西覺得好用,也會順便幫我買一份;上了什麼才藝班覺得很好,會一起幫我的小孩也報名。她們真的對我很重要!

璽恩:最迷人的地方應該是從女孩漸漸變成女人,我們可以享受不同階段的變化。以前我不太喜歡穿裙子,可是到30歲之後,好像就慢慢可以接受了,以前我也不喜歡擦紅唇,但是過35歲之後,發現自己好像其實也滿適合紅色的唇色。

隨著年紀漸長,因為生命中的歷練和強度也都不同,對於顏色、味道、食物、穿著的喜好,都會有一些微妙的改變,所以就是去擁抱每個不同的季節,不需要刻意留戀年輕的時候,反而是大方地擁抱現在的年齡,因為你現在處在什麼階段,這個當下就是你生命最精彩的時刻。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0期P.26-P.31】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