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2017-11-06

《命定時刻》(上冊) 第二章 愛:約翰‧ 衛斯

編輯: 媒體部

一個重要人物

約翰‧ 衛斯理(1703-1791)是點燃和釋放第一次大覺醒的一個重要人物。在1738年5月24日,衛斯理勉強去參加在倫敦愛德門街(Aldersgate Street)舉行的一場摩拉維亞聚會。在聆聽一段馬丁路德的羅馬書注釋前言時,他心中感到一股「奇妙的暖流」。從那一刻起,他對自己的救恩是因著信、不是因著行為,有了完全的信心。在這一次的經歷之後,他立刻啟程前往德國主護村(Herrnhut),在那裡他和摩拉維亞弟兄們在一起,更多向他們學習。同一年除夕夜,他回到英國和他的弟弟查理斯、佈道家懷特腓爾德(George Whitefield)和大約其餘60人一起參加通宵禱告會。在新年起始的頭幾個小時,神「厚厚澆灌」在他們身上,成為點燃大覺醒的火藥,不久之後衛斯理開始公開講道。約翰和查理斯衛斯理兄弟後來成為循理宗運動的創辦人,接著誕生了聖潔運動,對五旬節運動有極大的影響。

大覺醒的啟動

這次的相遇經歷之後,在回到英國之前,就在該年年底,衛斯理用三個月的時間到德國主護村向摩拉維亞弟兄們學習。在除夕夜與弟兄們的通霄禱告和敬拜之後,一個類似五旬節的經歷在凌晨時分降臨在他們身上。衛斯理寫道:

1739年1月1日星期一,霍爾(Hall)、金旗(Kinchin)、英根(Ingham)、懷特腓爾德、哈欽斯(Hutchins)和我胞弟查理斯,一起來參加我們在「桎梏巷會」(Fetter-lane)的愛宴,現場大概有60位弟兄。約莫清晨三點鐘,我們繼續不斷禱告,神的能力大大降臨在我們身上,能力奇大無比,很多人喜極而泣,很多人倒在地上。在我們從神威嚴同在的敬畏和稀奇中好不容易回神過來之時,我們眾口同聲的說:「我們讚美你,哦神,我們尊你為大。」

因著這樣的經歷,這群聖徒決定繼續徹夜一起尋求神,直到天明,大覺醒於焉誕生。幾個月後,在1739年3月,受到懷特腓爾德的鼓勵,衛斯理開始公開講道。他不再傳講靠著好行為和公義生活得救,他開始傳講唯獨因信基督而得救。神開始在百姓身上動工,使他們有深刻的確信。衛斯理走出他的舒適圈,啟動他裡面積存的恩膏,造成更大的轟動。衛斯理受到教會邀請,他就到教會講道,但若教會不接受他,他就在田野、農舍、大廳中講道。最後他脫離摩拉維亞弟兄會,開辦自己的循理會課程。1739年5月12日在布里斯托(Bristol)開始建造第一棟循理會聚會場所。衛斯理也開始認可和釋放未受聖公會按牧的在地人講道,當時此種作法並不合乎傳統,但卻是循理宗快速擴展的關鍵因素。

聖靈更新的彰顯

衛斯理開始看見聖靈的彰顯,這是他以前沒有看過的。1739年夏天,衛斯理和懷特腓爾德針對這件事交換意見。

我有機會和他[懷特腓爾德]談到那些經常伴隨著神內在工作而來的外在彰顯,我發現他反對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一般錯誤的表象。但隔天他有機會自己親身體驗:在他開始(講道的應用部分)邀請所有的罪人相信基督,幾乎立刻同時有四個人在他面前倒下。其中一個人倒在地上完全沒有知覺,動彈不得;第二個人顫抖不止;第三個人全身嚴重痙攣,但沒有亂喊亂叫,只是輕輕呻吟;第四個人也是一樣全身痙攣,但他淚流滿面,大聲哭泣,呼喊主名。從這一刻起,我相信,我們都願意讓神按照祂所喜悅的方式來做成祂的工。

我們難以理解如此不可能了解的事情何以能帶領人信基督。很多讓人以為會讓他們感到不舒服的事情反而吸引他們。這奇妙的福音是一個奧秘,神隨己意彰顯自己,然後期待人類來改變自己。這是成為耶穌門徒的尊榮邀請。

神奇的保守不受迫害

衛斯理樂意傳講福音,迫切想做神呼召他去做的工,不計任何代價。他大膽地說:
全世界是我的牧區,亦即,無論我身處何處,我都要聚會,對所有願意聽的人宣揚救恩的喜信是我責無旁貸的責任。我知道這是神呼召我去做的工,我深知祂的祝福必隨著這工。

這位偉大的信心先驅經歷猛烈的抵擋和嚴重的逼迫。例如,1745年7月,衛斯理有一次類似耶穌講道後聽眾怒氣填胸的經歷(參考路加福音四章28-30節)。1748年2月,群眾在屋子裡將衛斯理和他的同伴團團圍住,用石頭丟他們,欲置他們於死地。衛斯理寫下神拯救他們的見證。

我們進屋後,他們開始丟大石頭,想破門而入。但後來發現此舉費時甚久,即暫時放棄此計畫。他們先打破門上屋頂小樓所有的瓦片,從窗戶倒進一大堆石頭。他們當中有一位熱心的首領跟著我們進屋,現在和我們一起被關在屋裡。他很不高興,很想趕快出去,卻出不去。所以他盡量緊貼著我,以為靠在我身邊就很安全。但當我往上走兩個台階,往一邊靠,有一點遮蔭,他站在我身後有一點距離的地方,一塊大石頭擊中他的額頭,頓時血流如注。他大叫說:「哦,先生,今晚是我們的死期嗎?我要怎麼辦?我要怎麼辦?」我說:「向神禱告吧,祂能救你脫離一切兇惡。」他聽從我的建議,他開始禱告。打從出娘胎以來,他從未如此迫切禱告。史溫道先生(Mr. Swindells)和我也一起禱告。之後我對他說:「我們不能留在這裡,要趕快下樓。」他說:「先生,我們不能動,你看石頭四處亂飛。」我直接穿過房間下樓,一直走到最底樓,都沒有一顆石頭丟進來。來到樓下房間時,暴民正好衝破大門,就在他們破門而入的時候,我們從另一扇門走出去,沒有任何人看到我們,雖然我們距離他們不到五公尺。

又有一次,1748年8月,衛斯理在講道時遇到很危險的情況,幾乎被人用石頭擊中。但猶如神引導大衛擲向歌利亞的石頭,祂也引導原本要傷害衛斯理的石塊。

一點鐘我到達波頓(Bolton)的十字架那裡,很多人聚集在那裡,但當中很多人都瘋了。我一開始講道,他們就開始用力推擠,想要把我從台階上擠下來。他們把我推下來一次、兩次,但我又站回去繼續講道。然後他們開始扔石頭,同時有幾個人爬到我後面的十字架,要把我推下去。我甚麼都不能做,只能觀看神是如何掌管即使最微小的環境。有一個人在我耳邊大吼,剛好一塊石頭打中他的臉頰,他一動也不動。又有一個人用力要把我擠下去,結果又有一塊石頭打中他的額頭,石頭反彈回來,他血流如注,就不再推擠我。第三個人走近我身邊伸出手來,說時遲那時快,一塊尖銳的石頭打中他的指關節,他甩著痛手,不發 一語,直到我結束講道離開。

還有一次,衛斯理的馬摔了一跤撞到他,他卻奇蹟式的毫髮無傷,逃過一劫。

最後的歲月

衛斯理的神學逐漸成形,他和懷特腓爾德對加爾文的預定論開始產生爭論和分歧。衛斯理不接受預定論。最後兩人決定友情至上,化解彼此的歧異。1751年10月18日,衛斯理在經過倫敦橋時扭傷了腳踝,當天他仍舊照常講道,接下來幾天甚至跪著講道。衛斯理持續講道,直到生命最後的一刻。即使年逾七十,他仍然向三萬多人講道。
衛斯理卒於1791年3月2日,享壽八十七歲。

偉大資產

衛斯理所點燃的循理宗運動包括階級或會社和巡迴牧師。據傳衛斯理一生騎馬旅行超過二十五萬英哩,到處去講道,甚至練就出一手坐在馬背上讀書的功夫,一生講道四萬多次,出版五千多本書籍、講章和其他文章。他的書籍出版收入超過兩萬英鎊,但大部分都捐出去。他組織會社,建立新教堂,幫助很多人成為巡迴佈道家,救濟病人,積極主張廢除奴隸制度,設立學校和孤兒院。在他過世時,英國的循理會信徒超過七萬九千人,在北美地區有將近五萬人。到1830年,循理會是美國最大的宗派。1901年,據載循理會一共有十萬四千多名在地傳道人,八萬九千多間教會,八十六萬一千多名學生和七百六十五萬九千多名會友。根據世界循理會理事會報告,2015 年全世界的循理會會員共有三千九百四十一萬四千四百八十八名,可以領聖餐的有五千一百二十八萬九千八百名。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0期P.46-P.48】

欲購請至: 約書亞購物商城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