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2018-02-02

《不同凡想的天國領袖》第十一章 屬靈領袖的必經之路

出處: 天國方針 編輯: 媒體部

作者:鮑伯‧漢普(Bob Hamp)
 

一個家庭還是一份工作?
你的事工像一個大家庭,還是一份工作?我們是好牧人嗎?還是雇工呢?我們是被接納為大家庭成員,還是純粹被雇用而已?

請別誤會我的意思。領薪水做福音事工,並沒有錯。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我堅信要人付出時間、努力、技巧與才幹,你也要相對付出金錢。真正的問題是在動機。

在基督教機構作志工有一個常見的陷阱。前面說過,當你在一個組織裡按著你的呼召服事,常保持與神連結,以神為你的源頭,那麼別人自然會注意到你,這是可預期的。你會接到新的任務,你會被賦予更多責任,甚至獲得一份正式工作(或沒能獲得一份你起初期望會得到的工作)。二者都是很有意思的時刻——危及心靈的時刻。

從我們的角色開始附帶價值的那一刻起,無論附帶的是金錢、肯定、關係上的認可,或是附帶地位和頭銜,從前只有神的靈自由運行,現在漸漸被人性佔滿。某些問題突然變得重要起來:誰來講道?誰來彈吉他?誰來領唱?功勞歸誰的?那件引人注目的任務誰來做?這些問題(通常不會說出來)會開始篩掉人心裡一度單純的動機——尤其變成「專業的」之後。

同樣的,外顯的形式會有很大不同,但根本問題是一樣的——微妙而漸進的離開倚靠和連於神,轉向自給自足。發生這轉變後,必然會給無意間結下的心結製造曝露的機會。辨認並回應這些心結,是屬靈領袖重要的成長。

這段旅程考驗著我們的動機。而動機受到最嚴厲考驗的時候,莫過於我們遭到拒絕或灰心失望之時。接下來就要實際來看這段重要的歷程。
 
處理被拒絕和失望的事
邁向屬靈領導力的旅程中,有一個最常見的特點,也是普遍最令人痛苦和氣餒的經驗。屬靈領導力的成長過程中,在任何階段、任何能力程度,都會碰到一個似乎最常見、又具有潛在危險的阻礙,那就是:被拒絕。

事實上,我從未見過有哪個成熟的屬靈領袖在成長過程中不曾因被拒絕而感到錐心之痛。

我在很多場合中跟不同的牧者和領袖團體討論這主題,幾乎每次都會看到台下聽眾目光閃爍著承認、認同和記憶猶新。有時還看到淚光閃閃。真的,每次在公開場合中,對一群領袖講到被拒絕的經驗,就好像挖到一條蘊藏真理、啟示,以及他們錐心之痛的礦脈。顯然領袖普遍都有被拒絕的經驗,可能多到已經麻痺了。

對新興的屬靈領袖而言,在拒絕的低谷中痛苦地停留,不但近似一種普世經驗,也是一股要對付的頑強勢力。每次我在演講中帶出這個主題,都可以感受到全場氣氛的轉變。我能看到台下一張張臉孔聽到「拒絕」一詞時瞬間的真實反應,絕大多數人一聽到這字眼,就會聯想到這一生一些非常重要的時刻或季節。

要培養各類領袖,都會遇上失望和挫折的時刻。那也是站在叉路口的時刻,他們怎樣處理——無論處理得好或壞——都對繼續前行的旅程影響很大。對真道的領袖來說,拒絕——且來源往往出乎意外——似乎是普遍的成長儀式。

聖經當然不乏實例,摩西初次嘗試領導一場以色列民的反抗,他殺了埃及的監工,卻被他的同胞斷然拒絕,他不得不逃離埃及,接下來的四十年做一個趕羊的人。

後來他回埃及在同胞眼前行了好幾個神蹟,縱然如此,最初還是遭到拒絕,同胞都不願聽他的。連妻子也拒絕過他;雖被迫為他們的兩個兒子行割禮,但她似乎帶著兒子回米甸去了。最終摩西雖與兒子們團聚了,但聖經沒有提到西坡拉重回摩西身邊。到最後他還經歷自己的哥哥亞倫和以色列長老們令他痛心的背叛,當他在山上與神相會時,他們卻在山下造了金牛犢,拜起偶像來。

被拒絕,失望。

拯救者參孫被自己的妻子出賣。年輕的大衛忠心服侍掃羅王,後來卻因王的嫉妒、無理性的憤怒,非殺他不可,而亡命曠野多年。更有那萬王之王被人輕蔑、厭棄,祂是「匠人所棄的石頭」(詩篇一百一十八篇22節;使徒行傳四章11節)。

在此所講的當然不是那種因為沒獲得足夠的肯定,或因為在某個角色或地位上被漠視了,而產生的挫折。當然那些事也是頗令人失望,甚至令人痛苦,但我所講的是更深的東西。

諷刺的是,往往在一段追求主和祂同在的季節之後,緊接著就發生被拒絕的錐心之痛。而且很多情況是,當你選擇做正確的好事,直接的結果竟是被拒絕,可能連家人或朋友也突然在此時轉而抨擊我們,有的批評甚至如同背叛一樣刺痛。這抨擊是出自家人或屬靈的家人——在我們心目中曾經像父親或母親般的人——生命導師、長老,或是我們曾經最信任的人。

這種共同的深刻經歷,我認為值得再深入探討。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銀河,我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連想都沒想過的情況。那是我私人開業的日子,我收到一個關於一位我和全家人都十分敬愛的領袖的保密訊息。

訊息指出這位領袖出了嚴重問題,瀕臨失敗下台。由於是保密信息,所以我不能直接去問他,當然我跟他也並非那種可以逼問內心秘密和私生活的關係。

我想盡各種方式讓他知道若有需要,隨時可找我談,但是都無效。最後,跟我分享這隱情的那位家族成員,決定面質他,作為心理諮商師的我在場見證。之後就開始進入一段堪稱最痛苦難熬的階段。

這位男士曾是我所愛戴、在他底下服事的,如今為了保護自己,竟開始發動對我和我家人的抨擊,結果我被迫離開我曾努力建立關係和影響生命的角色。這段歷程有許多傷害、指控、和破裂關係,簡直滿目創痍,我所愛的教會竟與我反目成仇。

就在這一切煎熬中,我做了一個夢。這夢結合了我在那段痛苦經歷期間所聽到的一些關鍵教導——要不是這夢,我可能完全離開服事了。那些真理不僅保守我在服事裡,也使我一步一腳印地繼續向前,在那似乎是這一生最狂風暴雨的日子裡,它們保守我的意念清醒而不動搖。

在夢中,我站在一個年輕男子面前,我跟他一起聚會已經好幾年了。我們站在穀倉裡面講話,然後我把目光轉離開一會兒,再回頭一看,那年輕人已經上吊了。

由於他身體的高度和位置的關係,如果要讓他脖子離開繩結,我必須用肩膀把他頂起來,才能使他脫離自我終止生命。我把他的身體扛到肩上,接著伸手到他肩膀上,把繩結鬆開。於是他全身的重量一下子落到我臂彎裡,他那已無意識、無血色的臉撞到我胸口。

請原諒我的詳實描述,總之他掉到我臂彎裡,吐得我全身。接著是最奇怪的部分。他的嘔吐物碰到我身體,就像電流通過,這「電流」非常強,強到使我從夢中醒來——可是那種電流的力道感,持續貫穿我雙手和全身。

那一晚是我經歷神的轉捩點,祂那活潑的同在臨到我的教導和服事,我的意思是從那天起,我看到我的教導與服事在真實生命情境中,產生更真實的影響。

剛才提到的教導裝備我一個非常重要的真理,支持我度過那季節。我聽一位名叫傑克.迪爾(Jack Deere)的聖經教師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當我們被拒絕或受傷害,但仍以真誠的愛回應的時候,神的能力就藉由我們釋放到地上來。面對痛苦與拒絕時,我們可以選擇愛。」

我不相信神喜愛痛苦,不過,我深信祂決不浪費它。若說有哪一行動最能將神的大能釋放到地上來,可能莫過於一個完全無辜的人被拒絕又被處死,但那人卻從頭到尾以愛來回應,面對敵人使出最強大的武器攻擊,耶穌選擇以打擊黑暗國度最有效的武器回應。

以愛面對拒絕。

【本文出自 Asia for JESUS亞洲復興誌 第31期P.49-P.51】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