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 2018-08-14

《天國頻率》第六章 求印證(書摘)

出處: 天國方針 講者: 羅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 牧師 著/羅睿亞 譯 編輯: 媒體部

當我在東歐宣教的時候,我感覺到神帶領我們去服事南斯拉夫。當時大概是二十年前,他們正在爭取獨立的戰爭中。有人告訴我們那個國家不安全,但是,我們感覺聖靈無論如何都要我們去那裡服事當地的基督徒以及教會。 

因為沒有辦法直接坐飛機去南斯拉夫,我們只能開車。我們也沒有辦法得到簽證,意思是我們沒有正式的入境許可,因此我們蠻確定當地官員應該不會讓我們入境。但是我們禱告,而且決定還是要試試看。

當我們抵達邊境時,警衛把我們攔住。開車載我們的人是一個南斯拉夫人,他有一個紅十字會的機構。他揮著他紅十字會的徽章,警衛看了徽章一眼之後,就揮手讓我們過去了。誰知道紅十字這麼好用?我們感覺是神讓我們很順利地通過。

在邊界前兩英里的地方,也有另一個我們需要通過,而且戒備森嚴的稽查站。在那裡,一個警衛把我們攔下來,而且對著我們的司機嚴厲的說著斯拉夫語。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向我們要文件。這一站應該沒有這麼好通過,因為我沒有任何文件。

我們車上有另外兩個南斯拉夫人,他們馬上把他們的文件拿出來。警衛走到第一個人旁邊,檢查他的證明文件,接著走到另一個人旁邊檢查。下一個就是我,我感覺我的心在胸口跳動。而我只能一直用撒迦利亞書四章6節來禱告:「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在警衛要來檢查我文件前幾秒,一個漂亮的女孩騎著腳踏車經過,她停下來跟另外一個從我們這裡走過去的警衛說話。我跟你說,神真的很幽默,即便是在很緊急的狀態之下。檢查我們文件的那位警衛抬頭看了女孩一眼,又看了第二眼,然後開始碎唸了一些東西,他因為注意力被分散了,所以希望趕快打發我們走,他才能趕快過去跟漂亮女孩聊天。當他走向我並說著「文件」時,他眼睛還是盯著那個女孩。

我完全不敢動。

警衛也沒動,但是開車的人很快地說了一堆斯拉夫語,然後他用英文說了「達拉斯」這個字。我嚇了一大跳,我猜他在說我從達拉斯來,但是他大可以說我是從美利堅合眾國,或美國,或甚至是德州。但是他卻特別使用「達拉斯」這城市的名字。

這個仍然看著漂亮女孩的警衛,看了我方向一眼說:「喔,達拉斯牛仔隊(美式足球隊),第一名。」

我說:「對!達拉斯牛仔隊,你喜歡達拉斯牛仔隊嗎?」

這一次警衛更仔細地看著我,而且對我露齒笑著。他沒有再跟我要證明文件,用頭示意說:「走吧!」就這樣,我們就開車走了。感謝神!

你也許會認為,如果神動了這麼明顯的工在我們身上,我們就不會在信靠神上面有所掙扎。神這麼特別的工,甚至比我起先認為的更加不可思議。我們後來在車上討論通過邊境的來龍去脈,我一開始以為沒有簽證入境是很稀少,但是卻可接受的。然而結果卻比這複雜許多,他們其中一個人跟我解釋說,我們通過邊境,但是我卻沒有被登記,這是違法的。前年,他們試著用同樣的方式偷渡一位牧師,牧師後來被當局抓起來,而且還在南斯拉夫坐了六年的牢。

我倒吸了一口氣。

神會成就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甚至超過我們所能理解的,我的心為此感謝神。但是為什麼我過關,而一年前的牧師卻沒有?為什麼一個有過,另一個卻沒有?我們無從得知,但是我們相信神掌權。

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我們終於到達我們的目的地。我們距離戰地大概有三十分鐘的距離,我們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附近的槍聲以及爆炸的聲響。我待在一個南斯拉夫牧師的家中,他提供我他最好的寢具,也就是客廳裡的一張小床。他離開去睡在別的地方,我一個人被留在客廳,所以我開始記錄我在哪裡以及我做了些什麼。當時已經離開美國兩個禮拜,而我還得再待一個禮拜,所以我覺得回家的路好遙遠。我那時借了電話打給黛比,我一聽到她的聲音,就覺得很被鼓勵,但是當時她也不好過。我們有一個小孩生病,黛比不知道他生病的原因,因此想帶他去看醫生。因為她很擔心,所以當我掛了電話之後,我也開始擔心。我試著想睡一下,但是卻怎麼樣都睡不著。我知道接下來兩天在教會裡面都有滿滿的聚會,而我一直預料著政府當局會來抓我,然後把我丟到監獄六個月。我覺得精疲力竭、快招架不住,而且非常地害怕。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我就起床,走到門外,並且開始禱告。我把心完全向神敞開:

「主耶穌,我需要聽見祢的聲音。如果祢真的要我來這一趟旅程,請讓我再一次確定。祢一定可以對我說話,因為我快要受不了了。祢真的要我們來南斯拉夫嗎?請讓我確認這真的是祢的心意。

在禱告中,我打開我的眼睛,看著夜晚的天空。那天晚上晴空萬里,我看見北斗七星跟北極星,我在我家後院可以看到跟南斯拉夫同樣的星星。經文開始湧現在我心裡。」
 

「諸天藉耶和華的命而造;萬象藉他口中的氣而成。」

(詩篇三十三章6節)
 

「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裡,你的手必引導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詩篇一三九篇9~10節)
然後神就對我說:「羅伯特,我扶持著天上的星星,我扶持著你的家庭,我也扶持著你。

神的平安就臨到我身上,安慰我、堅定我的心。我回到屋子裡,躺在客廳的小床上,然後立刻就睡著了。

二十年之後,我遇見當時招待我們的那位牧師。他告訴我,我們的服事改變了那個區域整個屬靈氣氛,而且影響遍及整個國家的基督徒。榮耀不是我們的,所有的榮耀都是屬神的。祂呼召我們,我們只是回應祂的聲音。

我在這本書的開頭提到,身為一個牧師,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我如何能夠聽見神的聲音?」在這個問題之後,我會被問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如何知道那真的是從神而來的?」換句話說,我如何知道神真的在說話,而不是我自己在心裡捏造一些東西呢?可以請神給我們確認祂話語的印證嗎?

答案很簡單,可以的。就像我在南斯拉夫看著夜晚的星空,然後求神在一開始給我對於這趟旅程的印證。這是沒有問題的,因為神總是會再次確認祂的話語。讓我再說一次:

神總是會再次確認祂的話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