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章 2016-01-06

許多的子粒

講者: 張瓊文牧師 編輯: 媒體部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的子粒來。

約翰福音 12:24

日本是基督教史上罕見被「逼迫成功」的國家──從歷史上看來基督徒越是遭逼迫,福音就越是被廣傳開來;但日本這個國家自從幕府時期經歷了一連串的逼迫之後,一直到現在,基督徒的成長比例看似被「成功地」鎮壓了下來。至今,日本全國的基督教人口比例平均不到百分之一。

由近幾年被發掘並收藏於梵蒂岡圖書館的日本江戶幕府時期逼迫基督徒的史料中得知,當時的江戶幕府對棄教的基督徒不只是橫向地採用5人連坐法,並縱向地監視其父子孫到第5代,例如觀察其喪禮是否仍有跡可循等,加上其他的政策,監視得相當徹底。而那些堅守到底不棄教的基督徒們則紛紛殉道。

反過來說,基督徒比例這麼少的日本,基督徒能存留到現在,仍未失去那期盼復興的火,卻也可稱是一個奇蹟。

我相信,正是因那些在日本殉道的聖徒們瀝血流淚的禱告,並耶穌基督和聖靈與各地代禱者們的呼求,保守了這個國家。殉道者們所禱告的火未曾熄滅!如今成為復興的火正在燃燒,並在日本各地蔓延開來。

這些年間在日本(筆者自1996年至今長住日本),特別是2011年3.11地震之後,我看到一個新的世代,因著年輕人們的禱告運動而興起。一方面是年輕人自主發起一個叫「尋求主面」的禱告會,定期在日本各地聚集禱告---這個禱告是跨教會跨區域的聯合禱告會。因這樣合一的禱告與連結,帶下更大的屬靈權柄,為日本全地帶來屬靈氛圍的突破,是新皮袋的象徵。

另一方面則是24小時的禱告殿在各地如同雨後春筍陸續被建立起來;即便有些禱告殿還做不到24小時輪班禱告,但不同於原本就在教會裏的晨禱會或晚禱會等,這些「禱告殿」(或稱禱告之家、或稱大衛禱告會幕)的心志是晝夜不停地向主獻上禱告和敬拜,重建大衛倒塌的會幕,迎接主的再來。其禱告的主題比較多是為國家的復興,為列國或為以色列的復興代求──也就是為主的再來預備道路!

我相信,這是「新婦」(教會)的覺醒,是在靈裏聽見「號角響起」的反應,因為知道「新郎」(耶穌)已經出發了!

地震與核災,震醒了日本沈睡的靈魂,也震動了歷史上那些落在地裡死了的麥子,鬆開了覆蓋在這些禱告種子上的硬土。使這些種子得以穿透硬土而發芽、成長(保守估計,日本境內有30萬以上的基督徒被逼迫而殉道)。

日本這群新興的年輕領袖們有一個特質就是:儘管他們來自各地不同的教會,卻有相同的心志,願意彼此結盟委身,甚至明確地對彼此說,「如果有人先殉道了,其他人就要起來代為照顧殉道者的家人和教會。」──當這群年輕的領袖們如此分享時,我彷彿聽見了歷史上那些殉道者們的聲音,透過這一代的年輕人們被釋放出來。

當然日本教會裡的前輩們也有神在他們當中的帶領,在此要特別一提的是:全日本復興聯盟(All Japan Revival Mission)。這些日本父老們幾年前開始立定一個計畫,打算要在2015年(也就是二戰結束滿70週年)以前,拜訪亞洲各國,向戰爭時日本所傷害過的國家道歉和解。他們所看重的不只是一個和解的動作,更是希望能帶領日本基督徒為此關鍵時刻去到各國,與當地的百姓一同敬拜,一同在主裡聚集,透過彼此接納與禱告,破除因戰爭帶來屬靈裡的結與怨,使復興加速臨到日本和列國。

【本文出自Asia for JESUS 亞洲復興誌第25期P.4】


Back